这些工业企业都在想什信息科技么
时间:2019-02-26

  大家好,我是来自优也的傅源。这个名字听着比较陌生,因为我们是一个比较新创的公司,但是我们团队的人员并不新,都是40多岁以后开始创业。我想从不同的视角来看工业互联网架构以及未来的应用有可能以何种方式落地,或者怎么助力中国工业的升级和转型。

  远观现在大环境,变数非常大,信息科技不确定性非常大,一方面有很多负面的影响,包括贸易摩擦,包括原材料和现在产品的脱钩、环保的压力、软件的安全。但是在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更多的,我们叫做高技术的聚合,包括我们新新人类更喜欢用IT、软件,也看到很多新材料,比如像医疗在生物技术上的发展。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快,而制造业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慢的行业,信息科技怎么去应对它的灵敏性。

  大家今天谈的非常多的是我的平台长什么样,它是怎么连接的,可以实施什么功能等,但是我们也看到说我有很多平台,政府也在推,但是似乎企业没有那么起劲,这些工业企业都在想什么。我列了一下平时和我的客户总经理聊天会聊到的话题,基本上跟智能制造的核心技术内容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会谈安全环保,谈得最多的是成本,我怎么能降人工,怎么降原材料消耗,质量,这是中国特别大的短板。

  我们在流程行业看到有非常多的产量,却不能做出高精度的产品,于是利润率也不好,效率不用说了。如果我们把它总结一下,对于一个企业来讲,不管我用什么样的科技,我的当期盈利和未来远期的持续盈利率是最重要的。盈利能力本身才是一个卯点,如果你开门一直跟领导谈我怎么帮你省钱帮你盈利,他一定会听的,所以你从哪个维度谈这件事很重要。

  工业互联网和工业大数据能做什么,我们会说万物互联,不管是连人还是连机器,会跨空间,所生发的数据,包括实时的计算,它可以追溯可以跨时间。新技术其实需要带来的是生产效率和利润率的提升,很直接,我怎么能让产线中间的操作更加标准,生产运行过程更加稳定,不同工具之间如何协同,当它有变化时,不管是外面的环境变化、产量变化,我怎么样可以灵活应对,让我可以柔性。全部加起来,它代表一个企业的组织能力,这个组织能力,你的盈利能力,会让现在包括生存状态,保证是不是有更多的现金去持续发展,去开发新品或者进入不同行业,都很核心。

  今天最想分享的是工业企业面临的最大的挑战,这个不仅是中国,包括全球都有同样的问题,刚才ABB的嘉宾也谈到这个问题,人才,制造业已经吸引不到最好的人才。本身中国自己的工业它的生产运行组织方式还是有一些缺漏的,信息科技包括制造业它的精度,它的整体数字化程度,供应量是不是能打穿,有些做得不错,比如汽车,但是有很多行业还是非常离散。

  事是人做的,核心是最优秀的人会去哪,我们看到去年到今年大的产业转型规划,我们所有的这些,只要是和环保有可能有污染的,都要往更偏远的地方搬,搬到越来越远的地方,当年如果要构筑像宝钢这样的一个大工业,哪些人才会去到那些偏远的地方。这个在未来的5-10年会更加凸显,我们在上海高精尖的创业企业,我前一段做校招,面了上海交大的几位非常优秀的孩子,人家想了想,觉得我应该还是去做金融互联网,这种竞争不是同一维度的竞争,老专家都是人员老化,可是新的能力又没有跟上,我们怎么转型升级发展。